Posted on

足球地理学堂:巴西和阿根廷的恩怨不止体现在踢球

巴西在足球世界里的死敌,毫无疑问就是蓝白军团阿根廷。对于巴西来说,世界杯他们有两个主队——巴西队和阿根廷的对手。对于阿根廷球迷来说,世界杯比赛他们的主队也有两个——阿根廷和巴西的对手(英格兰碰巴西,阿根廷球迷多数支持巴西)。

两支球队的每一次交手,必然要分出你输我赢。即便友谊赛也不例外。对于两队的球员和球迷来说,能够在对手的土地上击败对手夺得荣誉会令他们终身难忘。

除了足球赛场外,在其他赛事上,只要能争个高下,双方定是互不相让。例如五人制足球。曾经这项运动就是巴西的天下。如今,阿根廷在这项运动也逐渐发展成熟,向死敌巴西下了战书。今天的南美五人制足球赛事,巴西和阿根廷相互较量的局面已经形成。

足球赛场上的水火不容,实质上就是阿根廷和巴西两国竞争关系的体现。也许,当你看到国际新闻时,你会认为阿根廷和巴西只是足球场上的竞争,其它领域是朋友。实则不然,两个国家人民互相看不惯也是常态。在研究拉丁美洲的问题上,双方都说自己能代表拉丁美洲,对方是个异类。巴西想入常,反对者就是阿根廷、墨西哥带的头。可以说,阿根廷和巴西的竞争,不仅仅在足球场上。

那么,阿根廷和巴西历史上究竟有过怎样的恩怨呢?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,我们一起走进两国关系,了解两国背后的恩怨。

阿根廷和巴西的恩怨,主要体现为语言和历史文化的互相看不惯。因为两个国家都认为自己能代表南美或拉美文化。

南美洲是指巴拿马运河以南的美洲地区。除了圭亚那(英语)、苏里南(荷兰语)和 法国的海外领地法属圭亚那(法语)之外,包括阿根廷在内的9个国家说西班牙语,体量最大的国家巴西说葡萄牙语。南美大陆形成了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分庭抗礼的局面。

在阿根廷人看来,想了解拉丁美洲文化,不要去巴西。因为巴西是葡萄牙语国家。此外,拉丁美洲独立运动后,包括阿根廷在内的国家都成立了共和体制,唯独巴西是例外,保留了帝制。

巴西人对于很多拉丁美洲文化发烧友常说一句话,想了解拉丁美洲,不要去阿根廷,因为这里太欧式了。阿根廷和巴西都号称民族大熔炉。但情况却大相径庭。巴西的种族成分非常复杂,尤其是里约热内卢在内的经济最发达地区尤为明显。

阿根廷则不然。阿根廷和乌拉圭是南美洲唯二欧洲后裔占多数的国家。尤其是阿根廷,不仅白人比例高达95%,而且号称欧洲移民的熔炉。因为阿根廷的移民中,意大利血统的占了一半的比重,例如梅西、马斯切拉诺、兰奇尼、迪马利亚。

除了意大利血统之外,阿根廷还有诸多欧洲其它国家移民后裔。例如迪巴拉有波兰血统,海因策有日耳曼血统,布莱顿的麦卡利斯特有爱尔兰(苏格兰)血统。

迪巴拉:身上有意大利、波兰血统。起名字Dybala,是波兰语Bybava的西班牙语变形

阿根廷和巴西之间的梁子,跟南美洲的另一个国家,也就是足球场上和阿根廷、巴西相互斗争的乌拉圭有关。

苏亚雷斯、内马尔和梅西曾经组成过MSN组合。其三人背后的祖国,有过相互斗争的历史

在瓜分美洲的狂潮中,西班牙占领了大部分地区,葡萄牙占领了今天的巴西。两国管理殖民地的方式大相径庭。葡萄牙只有一个总督辖区巴西,西班牙则将南美的殖民地分成了三个总督辖区,阿根廷和乌拉圭都属于拉普拉塔总督辖区,该辖区的首府就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,河东岸被称为东岸地区。

18世纪末19世纪初,随着启蒙运动思想的传入和受美国独立运动的影响,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殖民地爆发了独立战争。1810年,拉普拉塔总督辖区的圣马丁的带领下,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打响了第一枪,东岸的阿斯蒂加也参与了其中。

然而,在赶走了西班牙殖民者后,东西岸因为国家政权安排矛盾重重。西岸的领袖(阿根廷)坚持中央集权,东岸的阿斯蒂加(乌拉圭)却坚持联邦制。相比于西岸,东岸更加危险。因为东岸地区与葡属巴西非常接近。而且东岸和巴西之间没有大型河流、山脉阻挡。担任东岸革命威胁到自己统治地位的葡萄牙殖民者于1816年发动武装干涉。

面对葡萄牙的干涉,西岸的阿根廷选择了按兵不动,借葡萄牙之手甩掉包袱。1816年,阿根廷宣布独立,成立联邦共和国。1820年,乌拉圭河东岸全境失守,成为了西斯普拉丁省。

此时,葡萄牙国内后院起火,葡萄牙王室权力旁落。在拿破仑战争中逃亡至巴西的葡萄牙王子佩德罗宣布巴立,西斯普拉丁成为巴西的一部分。1822年的巴西虽然在佩德罗的带领下完成了独立,但依然面临着葡萄牙反扑的风险。

乌拉圭利用巴西忙于同葡萄牙的战争,掀起了乌拉圭独立运动。阿根廷不愿意巴西强大起来,需要乌拉圭作为缓冲。因此,阿根廷全力支持乌拉圭的独立运动。

1825年,乌拉圭独立领导人拉列哈在阿根廷的支持下重回蒙得维的亚,宣布乌拉圭脱离巴立。阿根廷的此举激怒了巴西。1826年,巴西向阿根廷和乌拉圭宣战。此时的双方都是刚刚完成独立,立足不稳。因此,巴西和阿根廷两国只有小规模战争,大规模战争始终没有打起来。基本上处于宣而不战的状态。

1828年,在英国的调停下,阿根廷和巴西签署了《蒙得维的亚和约》,正式宣布承认了乌拉圭独立。虽然真正的战争没有打起来,但因为乌拉圭问题,阿根廷和巴西的梁子是彻底结下了。

从乌拉圭战争之后,阿根廷和巴西就成为了相互较量的死敌。当现代足球运动来到南美大陆时,阿根廷和巴西就把百年的恩怨带到了足球场上。这也不难解释,当迪马利亚在美洲杯决赛打进一球,在巴西的土地击败巴西夺冠时,阿根廷人的心情是多么高兴。

历史上有没有人让阿根廷和巴西这两个死敌结成军事同盟呢?答案是肯定的。这个人就是自称南美拿破仑的巴拉圭总统小洛佩斯。

巴拉圭早在拉普拉塔总督辖区独立战争中率先宣布脱离阿根廷独立。因此,阿根廷长期不承认巴拉圭的存在。因为矿产资源问题,与巴西也是矛盾重重。外号南美拿破仑的小洛佩斯的父亲老洛佩斯当政时,通过改革让巴拉圭成为了南美的富国和军事强国。

小洛佩斯继承总统的宝座后,通过不断扩军的方式让巴西、阿根廷如坐针毡。巴拉圭又是内陆国家,为了争夺出海口,小洛佩斯当政之后,就不停插手乌拉圭内政。1864年,乌拉圭内部反巴拉圭政权在巴西的支持下上台。这对于自诩南美拿破仑的小洛佩斯来说是奇耻大辱。为此,巴拉圭同时向巴西和乌拉圭宣战。

巴拉圭和乌拉圭虽然名字都带拉圭,但彼此并不接壤。为了控制乌拉圭,1865年,小洛佩斯居然向阿根廷提出要求军队过道科连特斯省的要求。阿根廷拒绝了巴拉圭的要求后,小洛佩斯竟然直接将军队开进阿根廷。阿根廷和巴拉圭的矛盾彻底激化。阿根廷和巴西站在一起。

这就有了我们熟悉的故事——阿根廷、巴西围殴巴拉圭的巴拉圭战争。最终,在阿根廷和巴西的围殴下,巴拉圭的军队被消灭殆尽。甚至8岁男孩都可以作为兵员作战。正是因为这场战争的惨烈,因此,有些自媒体甚至编出了巴拉圭允许一夫多妻的谣言吸引眼球。

最终,阿根廷和巴西从巴拉圭手里夺取了不少领土,奠定了阿根廷和巴西南美双雄并立的局面。巴拉圭最终退出了南美大国的行列。

今天的足球地理学堂,我们通过阿根廷和巴西的南美德比,了解了两国的百年恩怨的由来。巴西人对于足球的热爱世人皆知。巴西每次举办足球大赛,例如2014年世界杯、2019年美洲杯和去年美洲杯决赛所在地均为里约热内卢的马拉卡纳球场。

那么,马拉卡纳球场又有着怎样的魅力,成为了巴西举办大赛的决赛场地呢?你可知道,里约热内卢,这座巴西的名城曾经是C罗的祖国葡萄牙的首都。下期足球地理学堂,我们一起走进里约热内卢,了解这座城市的足球文化和它背后的历史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