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“欧洲人越来越绝望美国人舒舒服服看热闹”

美国《》网站9月17日刊登东尼·法约拉、瓦妮萨·吉南-班克和卡拉·亚当的一篇文章,题为《煤炉和盗木贼:欧洲准备迎接没有俄罗斯天然气的冬天》,全文摘编如下:约格·默滕斯早就知道西方与俄罗斯的对峙导致欧洲能源价格飙升,但8月份的账单还是让他大吃一惊。他的能源开支猛增了70%。“我很害怕。”这名60岁的慕尼黑居民说。现在他一个月的电费和燃气费高达190美元(之前是112美元),付完房租后,每月只剩下366美元用来购买食品、药品和支付交通费用,而德国正在经历上世纪7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通货膨胀。患有脊柱疾病、靠固定养老金维持生计的默滕斯说:“我将不得不少买点吃的。可是到了冬天,我怎么交房租呢?”欧洲各地都出现天然气短缺——据欧洲人说,这是俄罗斯为回应西方制裁而停止输送天然气造成的。这向世界上一些最富裕国家的消费者投掷了炸弹。受打击最大的国家包括德国、英国、意大利和荷兰。这些国家纳税人的能源支出同比翻了一倍以上,而官员和分析人士还警告冬天可能实行能源配给和停电。

▲21日,法国一家能源公司的员工在为客户送木柴。(法新社)在英国,缺钱的居民正在抛弃宠物,学校则警告说,不断上涨的能源价格意味着它们买不起新课本。在波兰,官员们正在考虑发放防雾霾口罩,因为波兰人有意在冬天焚烧垃圾取暖。在德国,原西柏林地区的居民正重新搬出尘封的烧煤和烧柴的炉子——冷战期间,这些炉具曾被用于防范苏联人打击能源供应的情况。最后的燃料是木柴,而有些欧洲国家正在受到木柴短缺和价格飙升的困扰。有几个国家的燃木烤炉和取暖炉几乎全部售罄。德国不来梅的62岁系统管理员弗朗茨·吕宁哈克说:“木柴就是新的黄金。”他估计明年的能源支出会是4500美元——高于截至今年5月此前一个年度的1500美元。在柏林,烟囱清扫工是需要执照的技术工种。从事这一工作的诺贝特·斯克罗贝克说,随着柏林人整修旧加热器和安装新加热器,他的工作量激增。他担心,当地人争先恐后地购买便携式加热器,如果安装不当或者使用不当,可能会引发危险的一氧化碳泄漏。他说:“我相信,今年冬天我们肯定要抬出去一些人。”在难以预测的冬天到来之前,欧洲消费者越来越绝望。尽管欧洲今年夏天酷暑难耐,但恐慌的买家还是从几周前就开始囤积木柴,导致价格飙升。匈牙利小镇阿格距离布达佩斯两小时车程,当地居民妮科莱陶·凯莱门说,木柴的价格涨了近一倍。这名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说,要买相当于一棵树的木柴,需要花掉当地人平均月薪249美元的一半。“我估计人们最后就得烧家具了。”在德国斯图加特,负责该地区森林管理的格茨·比洛·冯登讷维茨说,附近林区木材盗伐行为增加了。他说:“他们开着车辆和起重机,带着专业设备,锯断大批树木然后运走。之徒到处都是。”当局警告说,非法砍伐和使用排放不达标的旧炉具太不环保。但许多人越来越觉得自己别无选择。41岁的科学家文岑茨·舍恩菲尔德说,他讨厌德国再次被夹在华盛顿与莫斯科的争斗当中。他说,制裁“没有结束战争,也没有显著削弱俄罗斯。与此同时,它们对德国构成了严重损害”。他说,与此同时,“美国人在舒舒服服地看热闹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